“城”就中国⑤ | 阎良航空城:国产机试飞场 航空人圆梦地

 2019-11-15 09:41:43   热度:1687  

阎良历史悠久。商鞅曾在这里进行政治改革。交通便利,京昆高速铁路和关中环路穿越边境,西至西高速铁路和西至南城际铁路设有中转站。这是亚洲最大的航空工业基地,集飞机设计与研究、生产与制造、飞行试验评估和科学研究与教学于一体,汇集了全国最大的飞机制造企业、全国唯一的大中型飞机设计与研究所和全国唯一的飞行试验研究与评估中心。红6、云7、云8、鲍飞、忻州60、空军2000、云20等。出生在这里。Arj21-700和c919可以称为中国大中型飞机的摇篮。

新民晚报的《上海时间》

晚上7: 30夜幕降临时,Xi延安阎良凤凰广场响起欢快的音乐,广场舞蹈开始了。也许你早就厌倦了看类似绘画风格的街舞,但这里有所不同--在马叔叔身后,两个真正的战士昂着头展开翅膀飞翔。

这里是阎良,被称为“中国西雅图”的航空城市。

战士们站在路边。

从g5京昆高速公路阎良出口下高速,沿主干道人民路行驶约五分钟。道路北侧的中央广场“跃入”视野——凤凰广场,建于1999年,是阎良的重要地标。用“悦”这个词来形容它是因为两年前,两架退役的歼-6和歼-7原型机从两公里外的中国飞行试验研究所搬到了新家。两个“大个子”突然出现在路边,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

阎良的出租车司机刘墉清楚地记得,2017年10月28日晚上,“几十名交警护送他一路前行,所有过往车辆都让位于飞机”。他的朋友圈那天也在屏幕上闪现:“非常“任性”和“棒极了”。两架战斗机迅速融入城市景观,成为阎良的酷名片。

阎良区凤凰广场的歼7和歼63模型

航空城远不止这些。凤凰广场5公里范围内有蓝天路、白云路、航空路、菲菲医院路、西飞大道、科研巷、安全巷、蓝天广场、腾飞广场...只要看着这个名字,我就觉得我已经在这个城市“飞”了。路标也有窍门。在其他城市用来指示方向的小箭头都画得像小飞机。在阎良,仅次于餐馆的数字是飞机模型店。走在街上,你还会遇到以“西航”命名的学校和体育馆,以及以“西雅图”命名的商业酒店和住宅区

站在路边的战斗机、架子上的模型飞机和印有路标的“小飞机”似乎一直提醒人们不要忘记那些为新中国立下汗马功劳的飞机和愿意献出生命的飞行员。

只有吼声陪伴着我。

九月下旬的一个下午,阎良万里无云。c919外场测试队副队长、副模型设计师赵克良站在试飞机场跑道旁,欢迎刚刚完成试飞并安全着陆的101架飞机。

c919几乎每天都进行试飞,测试团队的负责人通常会接机。“你可以首先与机组人员沟通,了解飞行经验,并及时发现问题。我还向合作单位表示哀悼和敬意。机组人员早上起飞,直到下午2点才开始吃饭。我们应该欢迎他们安全归来。”

赵克良

赵克良来自中国商用飞机有限公司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他住在上海,已经在阎良扎根10多年了。他为arj21-700和c919的试飞付出了很多努力。飞行试验组的成员都来自飞行试验研究所,该研究所自1958年以来一直是该国唯一的飞行试验研究和评估中心,并培训了许多试验飞行员。所有在不同地方设计和生产的新型飞机必须在经过认证和交付之前来这里进行试飞。

Arj21-700和c919在上海首次飞行后,将在最冷、最热、风最大、最潮湿和其他极端天气地区飞行,但阎良一直是测试最多的最重要的大本营。"阎良在航空业有着非常深厚的历史."赵克良介绍说,已经汇聚了Xi安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飞行试验研究院、中国飞机强度研究院等单位,航空产业链相对完整。忻州系列支线飞机和大型军用运输机均在阎良研发,c919的一些关键部件也由西飞提供。

“老大哥,比如飞行试验研究所,经验丰富,设施齐全,经验丰富,这对我们帮助很大。非常感谢。”c919外场测试队工程中队队长严子昆(Yan Zikun)表示,严亮拥有良好的空域条件,可以一直飞行。平静和缺乏繁荣意味着较少的干扰和诱惑,这有助于平静下来并投入工作。"我听不见城市的喧嚣,只有飞机引擎的轰鸣声陪伴着我。"

严子昆

一万人同心协力向前冲去。

中国商用飞机有限公司的工程师和员工每天早上都要开会。

工作日早上8点前,站在试飞院路和西飞大道的交叉口,可以看到上班的壮观景象——数万名身着制服的人骑着马走进工厂,形成一片深蓝色的大海。

11年前,c919外场测试队制造中队队长刘超仍在西北工业大学学习。学校在西飞组织了一次实习。他第一次去阎良时,被类似的场景震惊了。"公共汽车在工厂门口停下,突然掉进了自行车的海里。"今天,每天的交通仍然是一样的。主要的变化是电动自行车的比例大大增加了。

2012年女儿出生时,严子昆回到上海陪了她3天,然后回到了单位。这个暑假,我女儿来看望她的家人。一到阎良,她就抱怨说,“我父亲工作的地方有点“破旧”。然而,在看到许多物理平面后,她反复称赞它们,并认为“爸爸很好”我女儿也参观了航空科学技术博物馆。我在这里已经10年了,但还没有看到它。"

世界航空发展史展览馆在航空科技馆展出

“夜以继日,”晏子坤说了几次。他坦率地说,他整天只考虑大型飞机的安全,不考虑家庭事务。阎良的生活很简单,他一周可以锻炼一到两次,其他时候每个人都在想飞机他补充道,“幸运的是,我的家人非常支持我。这份工作不仅是为了实现我的梦想,也是为了实现我所有中国人的梦想。”

c919外场测试队项目中队队长杨旭(音)三岁的女儿在电视上看到一架改装飞机停在机库里,问父亲,“为什么飞机没有在空中飞行?他病了吗?”他微笑着回答:“爸爸的工作是永远保持飞机健康。”

杨旭的家乡辽宁有自己的东北幽默细胞。“三架c919飞行试验机最近聚集在阎良。飞行测试的工作量将很快大大增加。我们很快就会意识到“三个孩子家庭”的艰难和幸福。"

几名外场测试队员是阎良数万名航空人员的缩影。它们共同体现了一种“阎良精神”——同心同德,为中国航空工业而奋斗。

“国际电影城”开幕

前台的中国商用飞机c919现场测试团队模型

对于阎良,赵克良有不同的感受。他在西飞的职工大院里长大。他的父亲是工厂的第一代设计师。20世纪60年代,他和妻子从哈尔滨搬到了Xi。

他的父亲给他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他总是加班加点,开发新的模型。他太忙了,睡不着,吃不着。几十年后,赵克良过着相似的生活。当他在高中时,他决心从事航空业,并觉得“像他父母一样设计和制造飞机是很自然的”。从那以后,他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在阎良的第一所飞行学院工作,并搬到了上海,承担起了副总工程师的重任。十年前,他带领外场测试队回到了家乡。

赵克良回忆说,小时候,看户外电影是一种奢侈,《地震》、《英雄与女儿》从不厌倦看。路上的车很少,所以我喜欢夏夜路边的凉爽,一直睡到天亮”。回到2009年的阎良,那里只有一个破旧的小电影院。在过去的两年里,阎良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两家商场相继开业,并配备了“国际电影城”。

赵克良对城市的变化不是很敏感,一直坚持自己的节奏。忙碌了一天后,他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绕着测试场散步。厌倦了走路、抬头,可以看到几台测试机静静地停在不远处,这是他最可靠、最关心的伙伴。

正在为试飞做准备的中国商用飞机c919停在试验场地附近的一个大型机库里。

面试结束的前一天晚上,我又来到了工厂。在我面前,我感到有点茫然——交通似乎变成了无数的零件,逐渐组装成一架大飞机,从阎良起飞,带着中国人民的梦想翱翔天空。

[爱上一座城市]航空城爱上她

吴蔚峰和约翰年轻夫妇照片

来自山东省荷泽市单县的吴伟峰,2016年毕业于哈尔滨工程大学,获得机械工程硕士学位,加入中国商用飞机有限公司下属的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从事适航管理工作。

2017年7月,山东小伙子刚从新上海来一岁,就被派往3000英里外的Xi延安阎良,参加arj21-700支线飞机的试飞,并加入c919大型客机的外场测试团队,为试飞提供技术支持。

他说,试飞是为了验证飞机的设计是否与实际物体相符。图纸中的参数应该用试验机空运出来。虚拟现实技术日益发展,但飞行试验对象不能“模拟”,必须在真实的实验室——天空中完成。

宿舍楼、机库和试飞机场的“三点式一线”生活繁忙而充实。为了尽快实现“让中国的大飞机翱翔蓝天”的目标,他和外场测试团队的所有成员每天都在争分夺秒地应对各种不确定性,确保飞机在每次测试飞行中保持健康。

2019年春节,吴蔚峰平静的生活泛起涟漪——在朋友的介绍下,他遇到了阎良区人民医院急诊科的护士约翰·杨(john young)。来自山东和陕西两个小城镇的年轻人很快坠入爱河。他休息六天,休息一天,经常工作到深夜。她请了两天假,必须一次值班48小时。少聚多散,但并没有阻止感情的上升。

在阎良新开的电影城和咖啡馆里,在绿树环绕的公园和广场里,在以“蓝天”和“白云”命名的道路上,两人依偎在一起。他们还去了50公里外的Xi市玩射箭和电子游戏,当然很少去——半年,两次。

8月26日,爱情得到了完善,两人在Xi获得了认证。他迫不及待地想去朋友圈拍九张照片,并承诺“与你牵手白头偕老”。她在微信上甜蜜地回应说,“从现在起她将成为吴太太”。

9月26日,婚礼是满月,他们专程去上海参加商飞公司组织的集体婚礼。这是约翰·杨第一次来上海。吴蔚峰特意安排住在南京东路附近,带着妻子逛步行街和外滩。婚礼一结束,这对年轻夫妇就会回家——梁燕将被转移到新的c919测试机上。吴伟峰会越来越繁忙,但他有答案。"阎良结婚后,他的心变得更加稳定了."

爱上一个城市,虽然遥远而荒芜,但是那里,有他的爱人,并且热爱航空业。

河北快3投注 江苏11选5投注 甘肃快3投注 中国一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