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赌场历险记 - 岛国第一CP回归,我身体又诚实了

 2020-01-11 18:01:41   热度:1860  

外国赌场历险记 - 岛国第一CP回归,我身体又诚实了

外国赌场历险记,今年娱乐圈出现一股蜜汁风气——

卖cp。

不,不是普通cp。

而是钢铁cp。

比如他们——

△ 王一博❤肖战

还有他们——

△ 白宇❤朱一龙

连他们,也不放过——

△ 哪吒❤敖丙

一边是粉丝的疯狂意淫,一边是当事人的逢场作戏。

好看是好看,但有一个问题。

不爽。

有没有大大方方的cp可以追?

不仅有,还很硬核。

提前预警,18岁以下毒饭请速速退散。

《大叔之爱 第二季》

おっさんずラブ-in the sky-

有多硬核?

今天sir打开第二季,坐在隔壁的表妹笑了。

呵呵。

sir还记得她当初看到那句石破天惊的台词时,满脸通红的样子:

2019年,第二季终于来了。

尺度更爆,笑点更炸。

甚至……加入了制服主题。

欢迎来到——粉红大叔恋の冲上云霄。

直白,是这部剧最戳人的亮点。

“大叔”黑泽武藏(吉田钢太郎 饰),去年第一集就直接表白——

那句你耳熟能详的“巨根”名言,出自小鲜肉牧凌太(林遣都 饰)。

他得知黑泽部长居然先他一步表白,也不落后,和主角春田(田中圭 饰)“坦然”告白了。

(人家都没洗完澡就冲进去,确实够坦白的。)

第二季,除了故事背景从房地产变为航空公司——

天空桃色航空。

那一片少女绯红,依然满屏涌动。

下一场雨,都是爱你的颜色。

毫不羞涩的表白,也像坐了飞机一样上天了。

大叔黑泽,从第一季的房地产公司部长,转变为这一季的机长。

却依然是捷足先登的一个——

又给人家买饮料,又给人家发短信,借职位之便智慧聪明首先赢得人家的“表白”:

机长,月色真美啊

什么意思?

大叔问了另一个人精下属,终于误解知道了答案:

是夏目漱石吧

以前把i love you翻译成日文的时候

好像是翻译成了月色真美

真够装逼文艺的。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直接上啊——

但恋爱的气流哪有如此平稳。

正如大叔在本季的金句所言:

发生了紧急情况,现在正穿过一处恋爱的乱气流

和他竞争的,在第一季也就一个小鲜肉(牧凌太)。

三国杀。

本季,竞争对手一下增加到了两个。

四个人,在中国可以凑一桌麻将。

在日本,可以凑一桌——

男双乒乓比赛。

大叔在犀利的为爱进攻中,发出无可阻挡的灵魂一问。

对小鲜肉副机长成濑(千叶雄太 饰)——

那个吻究竟是什么意思

对飞机维修师四宫要——

你为什么,要那样

压抑自己的感情呢

对春田,倒没有问题,而是呼天抢地——

我喜欢你,春田,我喜欢你

呆萌春田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成濑怒吼——

在说你的事啊

你以为大叔是为了自己而战?

不不,他其实已经准备光荣退出这一场爱情大战——

为了他女儿。

是的,这一季的大叔,甚至和自己女儿都成为了情敌。

不客气地说,第二季的剧情,有狗血之处。

甚至,有某些泰剧的潜质。

sir先随着大叔的发问,捋一捋这几段孽缘。

那个吻,是什么意思。

大叔这个问题,是向副机长成濑发出的。

从外形来看,很显然是来取代上一季人气暴涨的林遣都。

但,成濑显然没有林遣都那么深情,专一,和温柔。

他的气质,是冷。

第一集就在机场外和一位女孩子分手,理由是——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当然,春田只不过是刚巧路过,被拉来当垫背。

更狗血的是——

那个女孩也不是成濑的女朋友,她来为自己的男友斩情缘。

是的,成濑喜欢过的,是这女孩的男友。

春田又被拉来垫背。

额,不知道是不是从某些泰剧抄来的梗……

外表娘炮温柔的成濑,却是个暴力主义者。

刚才的事你要敢说出去我弄死你

但他也不是冷血到没朋友。

他的朋友(暗恋对象)——四宫要,绰号阿四。

和成濑相反,他的特质,是暖。

会煮饭,会画画,也会弹琴。

居家好男人一枚。

只不过他的才能,用在这些方面去了——

春田被机长表白,回来向他诉苦:

你想,如果现在我让你亲一下,你能吗

打蛇随棍上,阿四说:

能啊

但强敌环伺,会被大叔质问:

其实你也喜欢他吧

真实的感受,只能藏在心底。

成濑和小四,一个冷,一个暖。

一个奔放,一个内藏。

有没有发现一些端倪?

是的,这两个人其实就是第一季人气爆棚小鲜肉牧凌太的两个分身——

既有“巨根宣言”的勇气,也有低眉顺手的温柔。

为什么要安排两个人?

因为,如果只是狗血剧情,那就太泰剧风了。

日剧最本真的精神,在于日常狗血中挖出暖暖细流。

换句话说。

用狗血剧情,衬托不狗血的感情。

怎么说?

男主春田,在第二季,依然是那个喜欢巨乳的母胎直男。

能力不高,颜值身材都不出众。

和第一季一样,唯一的特质,是倒霉与傻共存。

35岁被炒,好不容易进了航空公司。

每天临睡前都要调好几个闹钟。

却每天都要迟到。

因为闹钟没一个是响的。

好不容易勾搭上了公司里一个女孩绯夏,好不容易终于进了对方的家门。

好不容易,准备入港了。

却突然发现——

绯夏就是机长的女儿。

一炮双响。

怎么全公司就他一个人没发现这件事呢?

但,傻人也有傻福。

全公司有台词的gay都盯着他。

虽然一开始,钢铁直男和第一季一样,明确拒绝了“巨根”的诱惑(对他来说,也算不上诱惑其实……)

但,他对待不同性取向的态度,被潜移默化改变了。

成濑,一开始还威胁如果他说出去就要打他。

可是春田还是被他的专注感动——

工作认真,决不允许有人偷懒;

明明不是维修员,却自学飞机的机动原理,甚至还能帮助身为专业维修员的阿四找到飞机漏油的原因;

明明家庭条件不好,硬是靠智商和拼命考上了飞行员。

哪一样都是春田可望不可即的成就。

所以,当成濑被人诬陷利用职权骚扰女同事,春田第一时间找女同事查清情况,还了成濑清白;

成濑的父亲去世,是春田飞奔告诉他噩耗。

可惜为时已晚。

滂沱大雨,像千针穿身。

春田搂着成濑,这感觉反倒不像兄弟之间的相互慰问,倒像是……咳咳。

阿四就更不用说了。

将春田的宿舍生活调节得有滋有味,给了他一个家一样的感觉。

因此,当喜欢阿四的成濑和阿四在宿舍阳台上相互抚慰,笑语盈盈的时候。

你猜看到此情此景的春田是什么反应?

将准备好的两张电影票撕掉,眼眶泛红,神情落寞,转身离去。

是哀伤,是生气,是嫉妒,是不想看到他们在一起。

说不准到底是嫉妒小四,还是嫉妒成濑。

想想看,你暗恋的对象和别人亲亲抱抱了,你是不是也这种反应?

这是sir在前面说的,将角色一分为二设置巧妙的一点:

它通过这种大型秀恩爱场面,逼主角直面自己的感情取向,最终在嫉妒,衡量,分析中,回答了春田自己在第一季末提出来的问题:

婚姻是什么?爱情是什么?

你在嫉妒,你在不舍,你在挣扎,这不就是爱吗?

不仅是把剧情的狗血淋头拍出了感情的涓涓细流。

《大叔之爱》,某种程度上,还反映了日剧的进步和超越。

看它拍的父女成为了情敌。

它关注的点,不是父女之间因为血缘关系而喜欢上同一个人的尴尬,更多的,是像普通情敌一样的针锋相对。

你看大叔。

女儿因为约会回家晚了,马上声明以后不能够晚归。

下了班马上回来

直接回

关心女儿的安危?

才不。是担心春田和女儿生米煮成了熟饭。

询问女儿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春田。

是大叔担心女儿遇人不淑?

才不是,他那语气,那眼神,和质问阿四,质问成濑时一样。

是确定女儿是不是也喜欢他,好决定自己是不是要和春田“割裂”。

割裂是没办法割裂的。

他能做的,就是“打倒”另外两个对手,将春田挖到自己家里来,和女儿终成眷属。

你觉得他是一心一意为了女儿?

才不是。

是哪怕得不到,也要让心上人待在自己身边。

这,也才有了那场前无古人的男双混打大赛。

sir在这里看到的,是将同性之爱还原为一种简简单单的爱,而不是以家庭,以社会规矩为由,将爱限制,或者用另一种面目包装。

有情敌,就攻击;攻击不过,就想尽办法和所爱的人接触,见面。

这仅仅是一种爱,一种理应光明正大,坦然见光的爱。

这就是日剧的进步。

以前,哪怕是拍同性恋,都是一套老拍法。

面对不为常人接受的情感时,东亚社会传统的拍法如下——

主角面临纠结,最后在外力的帮助下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主角既满足了自己的欲望,也满足了对家庭、对父母和对社会的责任。

《大叔之爱》抛弃了这样的老套路。

家庭,规矩,社会名声,统统不是爱情的拦路石。

个人的情感选择才是。

将家庭的还给家庭。

将爱情的归于爱情。

sir真心希望——

这种进步,不该只有日剧。

还有我们。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西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