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乡村纪事:我的芦苇情结>>正文

乡村纪事:我的芦苇情结

 2019-11-06 09:38:28   热度:1520  

温:时间过得很快

图:来自网络

每次回家,我都会路过村子西边的小河,总觉得空荡荡的,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这一次,在温暖的秋日阳光下,在沙沙作响的秋风中,在河的尽头,我突然看到了一小块,不,还有一小块白色的芦苇花,在风中舞动着那精致的姿态。在这个黄金季节,它是如此的孤独,如此的薄,如此的小,如此的不显眼。然而,他们仍然摇着头,唱着自己的歌。

我突然感到一种久违的善意。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想到了村子周围的小河,我想到了河里的芦苇,茂盛的芦苇,还有像烟和雾一样在风中飘动的芦苇。

当时,在夏天,村子周围的两段河在村子入口处的小桥两侧都是清澈透明的。夏天,里面长满了绿色的荷叶,荷叶上出现了许多优雅的荷花和花蕾。荷叶下面是成对的小鱼,尾巴摆动着悠闲地游着。

吸引我们孩子目光的不是水中游动的鱼,而是卷曲移动的粉色或白色莲花。当时,我忍不住诱惑了一次又一次,不顾被荷叶茎上的刺割伤,游到水里,钻进厚重的荷叶里,摘下了优雅的荷花。

沿着河边,继续向南北走去,河水越来越少,荷叶越来越少,渐渐映入整个河床的绿色芦苇丛中。他们大批地站在那里。虽然它们没有统一排列,但它们并没有错乱。

一阵风把他们吹在一起,摇晃着高大的姿势随风摆动,发出阵阵“沙沙”的声音。如果风变得更大,它们会从上到下一起摇摆,而“沙沙”的声音会变得更大。确实有成群结队的人蜂拥而至的势头。

赶羊的孩子们灵活地钻进芦苇丛,挑出一根又粗又壮的芦苇,用手拉拽它,把它折下来,剥掉皮,在上面固定一个铁丝圈,然后放在塑料袋里,这样就成了捕捉蝉的绝佳工具。

有时,顶部或圆柱形的芦苇叶会被剥去,最里面柔软的叶子会被剥去,制成一个芦苇笛子。在翠绿的芦苇沼泽旁,经常可以看到成群的牧羊人戴着柳条制成的柳帽,手持芦苇杆或吹着清脆的芦苇笛子迎面扑来。

记住,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住在我叔叔的房子里。我叔叔的房子是一条长满芦苇的河。当我阿姨蒸馒头的时候,她总是让我摘些芦苇。我跑进芦苇沼泽,拉啊拉,挑选最绿最宽的芦苇叶,然后清洗它们,帮助阿姨把它们均匀地放在大锅里。

我阿姨说用芦苇叶蒸的馒头不用盖布。最重要的是馒头有一股淡淡的芦苇叶的甜味。在姨妈家逗留期间,河床上茂盛的芦苇、用芦苇叶蒸的白馒头以及姨妈对我的精心照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随着蝉的歌声逐渐消失,金色的秋天来了。以前生长旺盛的芦苇开始慢慢失去活力。它们的叶子逐渐变黄,身体变得更加粗壮和高大,头上覆盖着白色的芦苇。环顾四周,一层雾、一层烟和白色芦苇漂浮在整片绿色芦苇上,非常壮观。

这时,忙着秋收的人们在流汗、摘玉米、割豆……河床上的芦苇丛在金色的风中微笑,默默地唱着丰收的赞歌。

当庄稼收割完毕,粮食回到仓库时,苏北平原的整个辽阔土地就在人们眼前突显出来。勤劳的村民们开始深入土地,带犁和耙子的拖拉机在地里“突突”作响,他们开始播种新的希望。

整个秋天结束后,天气开始变凉,然后人们开始注意逐渐枯萎的芦苇。他们拿起镰刀,走进干涸的河床去采摘已经完全失去水分并在秋风中摇晃的芦苇花。然后他走进已经茂密的芦苇沼泽,挥动镰刀,一个接一个地收割茂密的芦苇。

收割芦苇应该是最艰苦的农活,尤其是当河里还有水的时候。你应该穿上高橡胶靴,在水中摸索收获,然后冒险用芦苇茬割破你的脚,再一次拥抱把它们拖到岸边。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冬天感觉非常寒冷,但是不管北风有多刺骨,雪有多冷,孩子们对冬天的独特热爱是无法停止的。那时,我们穿着那种用芦苇花做的温暖的羊毛巢,木质的底很高,在雪地里手拉手滑雪,在厚厚的冰上滑冰,每天开心地玩耍,甚至完全忘记寒冷。当然,也有许多伴侣因为破冰掉进水里而哭着回家。

成年人利用淡季处理收获的芦苇。他们或者用它们来编织芦苇箔或者芦苇垫。一些人准备将来盖新房子,另一些人带他们去市场卖,然后给孩子们买一把油炸花生或一串黄色和黄色的水煎包。

现在,多少春天已经来了又去,但再也看不见了,从干燥的芦苇茬或清澈的河水中均匀地冒出一个又一个绿色的尖芽;我再也看不见河流的绿色了。旋转的芦苇再也看不见了。

去年,我特地去微山湖风景区看芦苇。虽然绿色倒映出夕阳的余辉,风景也极其美丽,但小时候在家乡很难找到芦苇的感觉。

童年时的芦苇,原来你在我记忆深处仍然如此清晰活跃,我仍然如此着迷。